论坛风格切换
  • 1952阅读
  • 0回复

[运动交流]曾经羡慕过牡丹的高贵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
金币
*
威望
*
贡献值
*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6-09-05
  打开我的相册,有一组照片总是令我欢欣激越,那是年轻时第一次在海边游玩拍的照片,天空和大海的蓝是如此接近,如此神奇,这里的蓝和白真实得无与伦比,白云在蓝天上不断地变幻出各种姿态,组合成一幅幅洁净动感的画面,或聚,或散,奇妙莫测,面对着这样恢弘深邃的生命意境,沉静凝思,有些解读总在成长中越来越清晰,而那一刻,在个体存在的天地间,年少时的困惑重现,显得笨拙无能,连一个赞美的词汇也找不到,只无端地走进了一道谜里,无法抽身。" F!P,%Jm I<  
  在我家附近有条明清古街,古代福建的官马大道,就是早先的古驿人群养生道口,是当时官兵.商贾.文人的必经之地。街的中心是鹅卵石铺彻而成的石径,光滑,圆润,细腻,色彩斑澜,略有青苔的鹅卵石径承载着多少岁月的脚印。每次从这里经过,我都要放慢脚步,享受这画里诗里的古街魅力,古街处有一处古驿站 .由驿馆.驿埕.洗马池组成,前院迎宾和门卫居住,后院官员办公和驿丞居住,其他为驿信宿舍和马厩。据记,清嘉庆皇帝微服私访时曾在此住过几宿,留下“保惠永济”的牌匾。街中段有一座 “修路功德碑”记栽着惠安乡贤陈文辉在清乾隆九年重修古街的历史,经过历史的洗礼,岁月的沉沦,碑文上的曝光台文字已经模糊不清了,只留下乡贤的文字依稀可辩。街道两旁有两口古井,泉水源源不断,井口插满水管,许多人从井里抽水吃,时不吋还会有人提着水桶打水,在井旁洗衣,洗菜,边洗边唠家常,那一片浓浓的街坊之情溢于言表……经过三百多年的风风雨雨和历史的洪流,街道两旁的房子有了些许破旧和沧桑,多了几分飘零,几许落魄,可她依然是我魂魄萦绕中的深街幽巷。 ppnl bL^*  
  闻讯,汪满明船长当即联系船舶代理叫来了一辆救护车。身材魁梧的机工长丁世昌同志不辞辛苦把我背上背下。汪船长和老丁他们一直把我护送到弗里敦医院。急诊室的最新养生热议白人大夫和黑人护士立即为我拍片检查,推拿复位,然后上石膏固定。只听白人大夫说:“基本上就这样了!其实,你们中国的骨伤科方面的医疗技术是世界一流的!” Li9>RY+3  
  好吧,言归正题,“下一个我”,什么是下一个我呢,我无法用文字的表达,总之,我不再是我,以前的我不再活着,我不敢把这定义为凤凰浴血重生,因为是好是坏,没有人会知道。我只想说是中学到大学这样一个契机,让我从此改变,人人都说这是一个转折点,可是他们只注意到了一个人的功成名就,而没有在意它所改变最多的是一个人的心境,人生到这里告一段落,回首养生资讯望去,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每个人经历的人和事,化为沉淀,埋在心底,有些人体会到了人生的艰辛,有些人认为他的每一步都那么水到渠成,就此,每个人都会改变,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好像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E+J+fi  
  今天,我们即使同城居住,然坚固的水泥墙早已将人与人隔阂成了路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到了今天,甚至,即使是一家人,也不进一家门。何况时光的刻笔还在那里不停地将我们已经苍老的肌肤继续侵蚀和刻凿。那年那月的混沌和朦胧也许随着时光的流逝早已在她的心目中灰飞烟灭了吧!即使是曾经混沌的我,如果不烹饪技巧是那个梦,不也在记忆中踏雪无痕了吗? TPmb]j  
,%U\@*6=  
相关阅读: